眼神太不羁了

batiyuan一个贝斯手的深夜烦想


⒈ 最讨厌的感觉是觉得一切全完了。掉入新的人生命题怪圈。
⒉ 我想念那些我做错的事,我开始友好的对待不友好的自己。
3. 《阿飞正传》里说的那种鸟,一生只能不停的飞,唯一一次落地的时候就是它死掉的时候。我有另一种比喻,盲目的狂奔身上插满箭矢的野人,没法停下。事情陷入两难还好,最可怕是陷入无法停息的状态,不给你做决断的机会。我不停的跑啊跑,身上挂满了汗珠,我喘着粗气,把头埋在所有的录音之中,期望能陷入狂喜,能跑的更快,把环境抛在视觉暂留的后面,进入另一种静止状态。
4. 人,不分种族,性别,国籍,年龄。不就是缺的普通的和不缺的么。都别迷信谁。 反观国内,我又觉得确实是新音乐要发源的地方。有一种诡异的气...

Help me!
姥姥家的灯
哈哈哈即使过了一个月也不会放过你
日式火锅

草莓DAY2

所有贝斯手是不是都很闷骚
© JINGLISODA | Powered by LOFTER